主页 | 评论 要区分 “法制” 和 “法治” 2002-05-12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的评论不一定代表本台的观点) 中文有两种法制/治,一种是“制度”的“制”,一种是“治理”的“治”

前者是在中国古代早已存在的法家思想

它一贯主张根据强制性的法制,来贯彻统治者的意志,以法制作为统治社会的有效工具

但是同样的这种法制又把君主、皇帝置于法律之上,并想靠这样的方式来建立一个高效率的,专制的,经常是暴力的军事帝国

在中国传统的统治思想上,还有一种人治的思想,是靠道德高尚的圣贤,通过道德感化来统治国家,这就是我们都知道的儒家

在秦以后的统治者既有法家的方式,又有儒家的精髓

所以用法律和道德来并行治理国家

这很象现在的中国领导人江泽民谈的“依法治国”和“以德治国”这样两个口号

但是这样的方式,并不是我们说的现代民主社会的后一种法治,就是“治理”的“治”

这后一种的法治,是在西方的法学界经过这几百年的发展和进化,强调包含一些基本的人权原则和公平的原则

人权原则之一当然就是要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法律应平等对待每一个公民;每位公民都有服从法律平等的义务

如果说法律不是这样的话,那么这种法律本身就是站不住脚的

再有,法律的目的,只能是正义的本身

如果法律是服务于正义以外其他目的话,或者说法律本身就不是正义的,是偏颇的,并且执行法律的时候没有根据公平一致的原则的话,那么这样的法律就不是现代法所允许的法律

根据这样的观点去看中国现在一些法律就存在很大的问题,特别是象中国的户口制度,对城市和农村户口的两种分别待遇等,显然没有人人平等的原则

另外,法律也应当是公开的、普遍的、稳定的、明确的,而且是一定要人人皆知的

那么在中国现在这样的管理情况下,经常靠很多政府秘密订立的,并不为公民所知的行政条文和法令来管理国家,这种政策行为都是与法治真正的精神相违背的

至于司法独立,也就是司法部门能够独立行使司法权而不受其它部门的干扰,这也是法治的一个制度性的前提

在今天的中国,还没有真正让司法和政治独立开来

另外,法律也不能违背宪法,不能侵犯宪法所保护的权力和自由

而在中国宪法里,一方面规定了公民有言论、结社、集会的自由,另一方面在游行示威法、新闻法里头又把这些自由不仅加以限制,甚至制定种种的规则来不让公民使用这些自由

这样的法律,从根本上讲是违反宪法有关条款的

至于象无罪推定原则、法律的正当程序原则、公正的原则等等,都是现代的法治国家必须具备的基本的特征

而这些并不是中国传统封建的法家思想的法制所具备的

所以中国现在要想进入一个现代化的法治国家,就不是传统的法家的法制和儒家的德治,而是现代社会的民主的法治,人权的法治

这两者的区别可以使我们明确朝哪个方向努力,是最基本的道理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员萧强) © 2004 Radio Free Asia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