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评论 “六四”依然是没有愈合的伤口 2002-06-05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特约评论员的文章不一定代表本台的观点) 一九八九年的“六四”屠杀已经过去十三年,现在的年青人对此几乎是一无所知了

当年的参与者、目睹者大部分也已经淡忘或故意加以遗忘

在经济增长的掩护下,在人欲横流的眼前生活中,当年的血腥似乎成了遥远的过去,不必再提

然而对于在那场屠杀中失去亲人的人们来说,“六四”是他们心中永远的伤痛;并且对于参与镇压的有良心的军人和官员来说,“六四”也是他们心中沉重的负担

以丁子霖女士为代表的天安门母亲们,十三年来不断地联络当年受难者的家属,挖掘烈士的真相,为此被许多团体提名为诺贝尔和平奖的集体候选人

可见“六四”没有被遗忘

当年参与镇压的三十九集团军中有王牌师之称的一一六四师的军人李小明,在“六四”十三周年纪念之际,向国际社会陈述当年的亲身经历,证实军队向学生和市民开枪的事实

李小明当时担任一一六四师高炮团一营二连雷达站站长,“六四”后被授与首都卫士称号,九二年被授与上尉军衔

李小明说他曾在天安门广场亲眼目睹军队向民众开枪

因此北京当局说在天安们广场没有开枪是违背历史事实的

同时他认为天安们广场血流成河的传闻不准确,死者应该有成千,但没有上万

李小明说当年的经历以及后来被北京市民和全国人民视为刽子手使他终身难忘

他说“六四事件”是他心中永远的痛,也是长期沉积在内心的沉重负担

他表示希望在有生之年为“六四”难属尽一点良心责任

可见对于参与镇压的军人和官员来说,“六四”也没有成为过去

据总部设在伦敦的大赦国际不完整的调查统计,截今为止还有将近二百人因当年参加抗议行动或因后来纪念评论“六四事件”而被关押在监狱里

今天,每到“六四”,在香港和全世界各地只要有华人就有不同形式“六四”纪念活动

可见对关心中国社会进步的人们来说,“六四”仍然记忆犹新

所以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六四”是中国的历史的伤口,并且是没有愈合的伤口

十三年来,北京当局刻意掩饰这个历史的伤口,希望人们彻底忘却这个伤口

但这是不可能的,中国在政治层面任何的改革或改革的企图,都会自动地自然地触动这个伤口

这个问题是无法回避的

到目前为止,当年的“六四”真象还没有权威性的结论

但我相信真相终会大白于天下

我认为北京当局如果能够面对“六四”的事实,澄清真相,不是掩盖伤口,而是主动地医治伤口,以达成社会的和解,那才是向前看的正确态度

在十三年前,丧生的学生、市民和士兵都是无辜,都是一党专政制度的受难者

在此我要向他们的亲属表示同情和慰问

也要在此对当年镇压行动决策者表示谴责,并敦促北京当局来医治这个历史的伤口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傅申奇) © 2004 Radio Free Asia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